爱祖国的园丁

是个为了拖稿跑去写文的画手【bushi】
本命叫铃屋什造。
是个爱祖国的园丁,不爱fafa,但吃fafa。
这里言林,多多指教,cn萧御。
是个把往城市边缘死飙的老司机。
如果你雷了,那出门左拐谢谢。
主产雷安,轰出,天雷轰爆轰百瑞嘉

【梦蓝】But you didn't

极度ooc的产粮

我不适合写清水文,我还是开车吧√

是刀,写刀怪我咯

以为我的视角来写

开始!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

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 3章

望着飘落的雪,不禁回忆起那对执着的人儿。

当事情没有这么复杂的时候,她们还是好好的,一如既往的——梦国永远会包容她的蓝灵,就像蓝灵也会好好的爱梦国一样。

她们的爱如坚石一般,不可摧毁。

这点,我是确信的。

记得有一次聚会,即使我蓝灵千叮咛万嘱咐,她也会忘了转告梦国——已经有些泛黄的白衬衫,快洗白了的牛仔裤。

与这个华丽的盛会格格不入。

她就在那站着,别人都有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却静静的坐在角落,不争不吵。蓝灵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我在默默的在旁边看着,能感受到梦国的尴尬与低气压。我以为她会摔开蓝灵的手,狠狠的对她说:“都怪你!”

但她没有。

她只是轻轻地擦拭蓝灵眼角的泪,对她安慰地笑了笑。

聚会结束后,蓝灵先让梦国回家,自己则是留了下来。

大厅只剩我和蓝灵两人。我想这尴尬的气氛是不是要持续一小时?当我还在沉思时,蓝灵突然开口:“送我回去吧。”

我楞了一下,随后同意了。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这个时候,世界是最美的。在这迷之奇妙的氛围里蓝灵动了动嘴:

“她大概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了。”

沉默了一下,随即又开口说到:

“不是大概,是唯一。”

我当时楞了一下,有一种信息在大脑内放大:

她哭了。

我刚想开口安慰她,她抢先了一步,情绪有些激动地吼:“为什么?骂我一顿也好,甩手就走也好,为什么要硬撑着面对一切啊!这不会让我更加难受吗?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啊……”

“值得吗?”

此时的她,握紧了拳头,头低低的,看不见一点神色,只能听见她哽塞,是那么的脆弱。

至少在我这么看来。

“但是她没有。”

蓝灵猛地抬起头,我微笑的看着她:

“她没有不是吗?”

我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她不是温柔,她也不是硬撑,她只不过是爱你。”

“仅此而已。”

“好好珍惜吧。”我叹了口气,这时才发现已经到了她们家门口,隐隐约约地看见房子前站着个人,我眯了眯眼睛,是梦国啊。

“到你家了,她在那等你。”

蓝灵小小地道了声谢谢,小跑到了梦国身旁,我没说什么,只是定定盯着她们。直到她们走进了屋子,我转过身,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话:

“但是她没有。”










直到看见硝烟,

看见真相,

才知道一切是那么触不可及,

才明白自己是多么愚蠢,

就这么,

被骗了一世,

直到子弹穿破我的胸膛,

穿过我的心脏,

我才释然,

我爱你。





但是你没有。

此为蓝灵视角。

end



烂尾

瞎编

挨打

写给群里的两个沙雕

占tap致歉
是个飙车群
什么cp的车都可以开
群里人都好说话
都是沙雕,我们一起来开车
【群p2见】

【轰出】鬼伞(一)

核能警告

大型ooc现场

拿起探测仪扫雷

前期人类后期鬼魂轰×人类久

黑轰可能有?看后期发展

这是一个轰总战死后不小心掉到了一把红伞里(垂直掉的那种,从楼上),自己的灵魂被封在红伞里,自己躯体已经消失。然后警方发现了红伞,但只有绿谷才能打开伞……然后……然后…………的故事!(不剧透了不剧透了)

可能往恐怖方向发展,更多是沙雕

灵感出自一部恐怖片(名字忘了死亡)

轰总单箭头,是部长篇

背景成年,是职业英雄

文笔渣爆,为了拖稿跑来写文【bushi】

结局he和be猜猜?可能会有惊喜

开坑狂魔【bushi】

设定走tag

【差点忘记一周一更】

没问题就开始!

一、红油纸伞

【是什么……】

【感觉身子好轻呀……】

【好像有什么红红的东西在飘……】

【啊】

【要撞上了呢……】

【绿谷……】

【你在哪?】

“小久!所有人幸存,一个都没少,你在……”

不远处的丽日在开心的叫唤。

绿谷出久只是沉默着。

还好他只是沉默着。

丽日有些害怕,这样的小久……她还是第一次见。

“那个…小久你怎么了……”

绿谷出久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丽日的意思,就在那里呆站着,仿佛他与这个世界分离,沓无音讯。

“小久你没……”

“轰君呢?”绿谷出久突然打断了丽日的话,用颤抖的声音问着。

丽日楞了一下,随后底下了头,看不见脸,张了张嘴:

“对不起……”

不可能。

“我们到的时候……”

不可能。

“并未发现他的……”

我不相信……

“踪迹。”

“他可是轰君啊!”

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回荡在耳边,在原地的守候,换来的,却是一个人的撕心底里。

不甘和苦涩溢满了整颗心脏,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大颗大颗泪滴从眼眶滑落,流到了嘴角旁,不知是咸还是涩。

最后一道心墙崩塌,崩塌的墙后,是绿谷出久内心最深的恐惧和自责。

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绿谷出久。

“那个……小久你也别太激……”

“丽日,我是不是好没用?”坚强的外表下是绝望的内心。

即使再哭泣,轰君也不会回来了。

绿谷出久,你真差劲,连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都守护不了……

“小久你怎么会没用呢!你可是最棒的hero啊!”丽日开始慌了。

完了完了,小久哭了怎么办!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在一片废墟里,有一对男女,其中男的突然大吼:“我是不是很没用呀!”然后女方在手忙脚乱地安慰,不知道还以为捉奸现在,真是太真实了。【闭嘴】

就当丽日手忙脚乱的时候,一个正直的声音响起:

“绿谷,丽日,你们在干什么?”

天知道丽日听到这声音真是想感谢这位靓仔,往死里感谢的那种。

嗯,饭田,真好使。

“嗯,嗯?绿谷你怎么哭了?”

“饭田君,轰君回不来了是真的吗?”

“啊,绿谷请节哀。”饭田十分可惜地低下了头。

“不过警方再现场捡到了一把红伞。”

“???所以说红伞和轰君有什么关系吗???”

饭田笑眯眯地看着丽日:“是有的,因为现场只有这把伞。”

………………

“所以有什么关系吗?”丽日无语地看着饭田。

“那个……要不我们先去看看那把红伞?”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嗯!,那我们走吧。”



拖更专家在线画稿(bushi

恐怖气氛掺杂着沙雕元素

不能怪我,我喜欢沙雕。

这章依旧是那么短小不精悍

占tag致歉

问一下,这个……怎么弄……

【雷安】你的网友是幽灵(二)

❗核能预警:

是be

可能会有番外和车

幽灵雷×人类安

大型ooc现场

注意雷狮和安哥之前是大学同学

雷总单箭头安哥

也不知道网友是安哥

最后双箭头

雷总视角

注意这章有私设人物,其实是我儿子:)

上一篇见tag

二、

屏幕上的点点荧光打在雷狮的脸上。

印出的是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

样子可真是糟糕透了。

也疲倦极了。

雷狮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快凌晨了……”

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手就这么直直地从眼珠子穿过去,一直伸到手从后脑勺里穿出来。

有些泄气地将手放下,又毫不在乎的继续打字。

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海盗生涯】:喂我说……

在雷狮打完字的那一瞬,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再次降临。

手却一滑,把还没有输入的话发送了出去 。

雷狮的目光在手机和门口徘徊。

他在犹豫。

脚步声愈来愈近。

没办法了,只能靠那个白痴了。

雷狮把装手机的小盒子踢进床底,翻身上床,盖上被子,一切都是那么行云如水,仿佛做过了一百次这样。

门缓缓地打开,吱呀吱呀的声音不禁让雷狮握紧了胸前的手机,双眼闭的更紧了。

来了。

温热的呼吸就在耳边,一道锐利的目光盯向雷狮胸前。

雷狮心里顿时警铃大作,整个感官都被放大,心里不断念叨:

白痴不要发信息,不要发信息。

紧握着手机的手好像也沁出了汗,如果他是人的话。

脚步声慢慢的离开了雷狮的耳边,在房间里荡悠了一会,离开了。

雷狮十分庆幸也十分恐惧。

庆幸是那个白痴没有发消息。

但令人恐惧的是,就在刚刚,那阵脚步声在墙上留下了几个字:

我看见了哟~

雷狮颤抖地把手放在墙上。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雷狮毛骨悚然,连最初的骄傲也在这一瞬瓦解。

手不禁发软,手机也随着掉落,发出微小的声音。

克尔夏,你到底想做什么?





十分短小,没灵感,就这么水一篇吧【bushi】

好了,这个私设人物是我的儿子【闭嘴

但他是好人【不可能是坏人,我是亲妈】

看到最后你就知道为什么他是好人了

心疼老雷五秒

等等我的稿子???

woc我刚码完???

老福特我ghfhhtukgd???

【轰出】鬼伞(预告+设定)

这是设定↓

核能警告

大型ooc现场

拿起探测仪扫雷

前期人类后期鬼魂轰×人类久

黑轰可能有?看后期发展

这是一个轰总战死后不小心掉到了一把红伞里(垂直掉的那种,从楼上),自己的灵魂被封在红伞里,自己躯体已经消失。然后警方发现了红伞,但只有绿谷才能打开伞……然后……然后…………的故事!(不剧透了不剧透了)

可能往恐怖方向发展(放心还是会有沙雕的)

灵感出自一部恐怖片(名字忘了死亡)

轰总单箭头,是部长篇

背景成年,是职业英雄

文笔渣爆,为了拖稿跑来写文【bushi】

结局he和be猜猜?可能会有惊喜

开坑狂魔【bushi】



这是预告↓






















“I have a beautiful umbrella~”
【我有一把美丽的伞~】

“Red and white intersections~”
【红色白色相交间~】

“One day, it flew away~”
【有一天呐,它飞走啦~】

“Do not return those picked up~”
【捡到的人不要还~】

“Open it up, you will find it~”
【打开它呐,你会发现~】





“There's another person in it~”
【里面还有一个人~】

“绿谷。”

“我找到你了哟~”

“和我永远在一起吧!”





英文出自百度翻译咕咕咕

长篇,开坑基本不填【闭嘴】

先预告给你们雷雷,准备准备

上课摸鱼什么的最刺激了【苍蝇搓手】还是傻屌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在意后面那个桶🌚🌚🌚

【雷安】你的网友是幽灵

❗核能预警:

是be

可能会有番外和车

幽灵雷×人类安

大型ooc现场

注意雷狮和安哥之前是大学同学

雷总单箭头安哥

也不知道网友是安哥

最后双箭头

雷总视角

一、

“哥,怎么办……”

“哥,快跑……”

“恶党?你怎么在这?”

“对不起……雷狮”

“再见。”

“不!”

雷狮从梦中惊醒,望着熟悉的天花板,他楞了一会,看了看自己透明的双手,心中不禁嘲讽。

他好似想起了什么,起身,翻身下了床,缓缓地拉开窗帘。

呆呆地望着这个世界……

是那么热闹,那么繁华,那么想让人接触……

自己却不能触碰。

他默默地望着窗外,那眼神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不甘……

“呵……”

雷狮就像失了神一般,举起手,朝窗外伸去。

在触碰到玻璃的那一刻,一阵法力将雷狮重重地反弹到墙上。

“咳咳咳……”

扶着墙,慢慢的站起。突然,又不甘心的向窗户撞去。

迎接的是巨大的反弹力。

雷狮倔强地爬起来想要再一次冲撞的时候。

他突然停止了。

“哒哒哒……”

这熟悉的脚步声……

雷狮瞳孔里竟有了一丝恐惧。

是她…是她…是她来了!

雷狮攥紧了拳头,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嘴也紧紧地抿着。

那脚步声在附近徘徊了一下,最后在雷狮房门前停下,雷狮也默不作声。

就这样僵持了许久,直到雷狮都有些困意了,那脚步声才匆匆离开。

“啧,烦人。”

雷狮从床地下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竟是一部手机。

他熟练的打开了QQ,翻到了一个用户ID是【骑士精神】的网友,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去。

【海盗生涯】:喂,在吗?

【骑士精神】:您好,请问您哪位?

啧,和那白痴一样……

【海盗生涯】:你能当个垃圾桶不?

【骑士精神】:在下不是垃圾桶。

【海盗生涯】:啧,你哪里这么多废话,听就好了。

【骑士精神】:哦……

【海盗生涯】:我是一个幽灵,你信吗?

【海盗生涯】:你肯定不会信,但我就是一个幽灵,如假包换的幽灵。

【骑士精神】:我相信。

【海盗生涯】:你这家伙……

【海盗生涯】:当我还是人的时候,我和我弟弟被拐走了,然后被残忍地杀害。

【海盗生涯】:我们化为幽灵在森林荡漾,不幸的是,我们被人所抓,他们把我们关在一间小屋子。

【骑士精神】:什么!杀人是违法的!告诉我是谁!让我去讨伐他!

【海盗生涯】: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然后再发扬你那白痴的骑士精神。

【海盗生涯】:我们逃不出去,他们用特殊的方法把我们关了起来。只有那么一扇窗能看到外面。

【海盗生涯】:我本以为我们只是被关起来了,没想到,他们对我弟弟下了手……

【骑士精神】:……你弟弟怎么了……

【海盗生涯】:我说了让我把话讲完OK?

【骑士精神】:啊…这个…对不起呀

【海盗生涯】:算了算了,不管你了

屏幕上的点点荧光打在雷狮那不耐烦的脸上:

“怎么这么像他……”

目光紧紧地盯着【骑士精神】这个ID。

“连ID都这么白痴这么相似……嗯……等等,我干嘛要想他呀!”

雷狮像是清醒地甩了甩头,十分烦躁的打起了字。

【海盗生涯】:我的弟弟被他们拿去做了实验,什么狗屁超灵异研究,都是假的!

【海盗生涯】:其实原本他们是想要我做实验的,我拼命挣扎,身体已经受了不少法力的上,打算与他们虚张声势地对峙着。

雷狮抿了抿嘴,续而低下头继续打字

【海盗生涯】:可我已经撑不住,昏昏迷迷地倒下。

【海盗生涯】:在倒下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冲在了我面前,是那么瘦小……

雷狮握住手机的手在颤抖,脸上全是扭曲的愤怒和不甘。

【海盗生涯】:于是我决定

【海盗生涯】:杀了他们!

中长篇

大概三四章这样能完结

对不起狮哥.JPG

不要嫌弃文笔,死亡

下一篇见tag

雷狮生贺

咳咳咳,今天狮哥生日?!不行,我已经错过了一个安哥和雷安日,我不可能再错过雷哥生日了,让我来表白一下狮哥

希望天空愿比翼鸟,希望海枯愿与石山。
你就是一个横行霸道的海盗,在我的汪洋心海上放纵。

好了,这是本人的小私心
ooc预警×私设人物
正文开始

肮脏不堪的墙壁上已经有了青苔爬过的痕迹,不知道是哪个调皮鬼把它抠了下来,安迷修用铁锹狠狠地砸了一下地面,额头忍不住爆青管。
“恶党,你给在下滚出来!”
“哟哟哟,白痴骑士生气了啊?”
旁边的树上坐着一个少年,少年坐在密密麻麻的树叶里,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他的。
“恶党,你怎么可以干怎么缺德的事!”安迷修跺着脚看向雷狮。
“我什么时候干缺德的事了?”雷狮搔了搔后脑上,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安迷修,你该不会……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吧?”
安迷修脸上开始泛起淡淡红晕,有些恼怒成羞地反驳:“什么喜欢,在…在下只不过是给克尔夏小姐讨回一个公道罢了。”
“……怎么又是那个克尔夏,还小姐,我看她欺负我还不错,我欺负他?开玩笑,一个疯子……”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弱,因为雷狮感受到了树下的安迷修浓浓杀意。
“恶党,接受惩罚吧。”
“我错了。”害怕?哈哈哈,我还会唱好汉歌呢。
“晚了。”安迷修了冷冷地说道。
当天,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克先生说:“当时我看到安迷修和雷狮在夕阳的余晖下打情骂俏,我有一股想打死这对情侣的冲动。”